以前住在板屋区, 物质不是那么地充裕, 但兄弟姐妹们, 无论如何都会拥有一张书桌。 后来,从板屋迁移至组屋,再搬至双层排屋,这一张书桌也跟着我们一同从锌板屋顶迁移至白鸽笼似的无顶房子,再搬至如今的瓦顶屋子。而我们也在自个儿的书桌上备受大考小考的折腾下接踵长大了。如今, 这些书桌有的给丢或是搬走了,有的还躺在家里, 但是都给塞了些旧物和工具, 而主人也不再坐在它的面前了.

OLD PENANG More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