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住在板屋区, 物质不是那么地充裕, 但兄弟姐妹们, 无论如何都会拥有一张书桌。 后来,从板屋迁移至组屋,再搬至双层排屋,这一张书桌也跟着我们一同从锌板屋顶迁移至白鸽笼似的无顶房子,再搬至如今的瓦顶屋子。而我们也在自个儿的书桌上备受大考小考的折腾下接踵长大了。如今, 这些书桌有的给丢或是搬走了,有的还躺在家里, 但是都给塞了些旧物和工具, 而主人也不再坐在它的面前了.

OLD PENANG

来到了这里,因为搬房子的关系,必须把大大小小的家具都给办齐。沙发,餐桌,床与床架, 咖啡桌, 书桌, 厨房用具等等,如果用马币折算的话, 费用是绝对惊人的。但是, 如果办漏一样的话,“长气王”就会心有戚戚地说:”这就不像安乐窝了.” 结果, 办家具就成了我们这几个星期的消闲活动. 而如何办齐这些家具也是让我们费透脑筋的问题. 这几个星期,我们就骑着脚踏车, 走访了家具店,大卖场, 还有就是大大小小的跳蚤市场和二手商店. 在这里逛跳蚤市场蛮有趣味的,就好像玩寻宝游戏一般,总是在兜兜转转间, 寻获到一些价廉物美的家庭用品。 在这里,只需要区区的两欧元就买到了四对的汤匙与叉,两欧元一对的玻璃蜡烛台, 还有欧元五十仙就拥有了一张素质不错的桌布,那时侯的我们真是乐透了。

table cloth 欧元五十仙的桌布

这里的跳蚤市场就形同一个大卖场,任何人想舍弃家里多余的物品的话,都可到这里租一个小单位,为自己的物品标上价格, 然后摆放出卖。 主人不需要在现场拍卖与收钱,因为单位出租者会负责收钱然后再点算回钱给主人。 如此方便的管道也促成了许多的小店主把家里的旧书,cd, 旧的圣诞礼物, 形形色色的家庭用具如杯盘和汤匙叉,蜡烛台,甚至换季的衣服和配件都拿出来拍卖。 让人放心的是,他们都不会把坏的东西拿出来拍卖,保证价廉物美。另外,如果对家里的家具觉得厌烦的话,或恰逢换季的时间还可送去二手家具店, 只要稍作维修后,就可摆放出卖了。我们也是从那里弄来了床架,书橱等等,慢慢地把家具一件一件给弄齐了。

Flea Market 跳蚤市场

最后我们的家终于变成安乐窝了,在这期间,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怎么这里的人那么爱换家具?同时间,我也想起了家里的旧书桌。 也许,现在的人对物质的价值观变了,随时会随着心情或季节的转变而把家里的沙发,窗帘布或床架给换掉。 从以前物质匮乏到如今泛滥的年代,设立跳蚤市场或二手店让舍弃者与寻找者各得其所,何乐而不为呢?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