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uki Murakami

在芬兰有时也是挺无聊的,譬如说朋友不多,周末在家可以看上五集的案发现场调查。看得头昏脑胀,有时人死了都不懂为了什么。又或者,就在夜天逐渐加长的当儿,芬兰人竟然把时间调迟一小时,让我下班时更难遇上白天。 这种上下班都遇不着白天的日子,大概也要过它四五个月,也真的有够无聊极至了吧!话说回头,也清楚了解不可能一味地追看连续剧,于是便勤劳一点往市政局图书馆借书看,也大概可以不用管它白天短夜天长什么的,但生涩难啃的英文,也只能用龟速来阅读,这种不够痛快的感觉也是挺无聊的。无聊无趣的事情真的要数起来,也真的是蛮多的。 但是也不可能只是一味的投诉,这样有人会说你身在福中不知福 (也其实真的有得选的话, 就千万别冒这个险)。

村上先生的书, 也其实真的没有看几本, 印象中深刻的书名也只有挪威的森林和听风的歌. 故事情节真的不记得了. 倒是伍佰唱过同名的歌,还有The Beatles çš„ Norwegian Woods, 印象比较深刻。无论如何,人家怎样都是一名畅销作家。 话说回头, 几个月前从网上看到了村上先生的一本书 —–< 终于悲哀的外国语>, 很有共鸣的感觉, 于是便买了生平第一本村上先生的书。书里说的是他住在美国时的一些情节,再比较美国与日本文化的大不同。单凭想象应该很不同吧!书出版于九十年代, 好像当时美国人都不太喜欢日本人。 但是现在,美国人应该更不喜欢中国人吧 (然后再听说欧洲人都不太喜欢美国人)!但在这里,也不是想要比较谁比较不喜欢谁, 而是书里其中一章说起了他被美国学生问了一个每个人都会想问畅销作家的一个问题: ‘村上先生,你书里写的都是自己的故事吗?’ 他回答说如果他的书里写的净是他自己的故事的话,可能每个人看不到20页就看不下去了。看到这一段,我真的很乐了,他应该也会有无聊极致的时候吧!也许,我很简单,我真的有点释怀了。从原本的生活轨道跳脱出来, 本来就是不简单的事情。这个世界并没有因为你的离开而停顿下来, 很多朋友都循着应有的轨道而进阶去了。有时候也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感到难过,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 这也应该是生活与生存的选择吧!也许,无聊也是有分阶程的,可以是无聊得悲哀, 也可以在无聊时加上想象力而变得很快乐。也许村上先生是属于后者吧, (但也不肯定他是否快乐)。如果你看到有人收藏数以百计的金刚铁甲人而觉得他很无聊,他可是很乐的。又或者, 看到芬兰人把狗当成孩子般看待而觉得很无聊 (芬兰的平均家庭人口(household)可是只有两人), 他们也是很乐的。无聊的也许是我这个缺乏想象力的家伙吧!我想应该是的。

TechTags Plugin [ | ]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